这样的季节

2017-03-13 07:26

又有谁知道怎样才算爱情?假如爱情不曾光临,我也没什么好遗憾悲哀。在最美的时光里,那样东西让我有过最美的心情。如果它不能归类于爱情,那我也不稀罕所谓的爱情了。

有那么一小段时光,不经意间容易忆起其中点滴,一点一滴,都被光阴酿成蜂蜜。回忆披上了暮光,触及时,笑与泪也都是浸在柔光中的。有了那一番奇遇,从此由心及物,由物及心;你是一切,一切是你。

时光在流动,近乎梦幻的那一小段时光也会向现实的方向生长。时光轴需要人为划分出一些节点,一件一件重要的小事、一个一个条缕清晰的细节才不会一起泡在大染缸里,失去它们特别的意义。若截一小段时光封存纪念,它就不会改变,但同时也截断了它延伸向永恒的可能。给一场恋爱以永恒的期许,实在需要太多的勇气。趁着最美好的时候告别,像是成功避免了悲伤来袭,可是,以后也不会后悔吗?

敢不敢,相信一回感觉?敢不敢,相信一回自己?敢不敢,相信一回爱情?想问问别人也问问自己。

小王子和玫瑰之间的故事,像极了在说因为年少而错过的爱情。十七岁,十八岁,或是二十岁的我们自己,也许都会这样,明明已经感觉到自己有多在乎,却或有意或无意地,从未表白过一丝心迹。

这是我在北国的第一个春天,在大学的第一个春天。

决定出去旅行时,小王子并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,当他恍然大悟后,回去的路已变得万分艰辛。

所谓暗恋,不独是不告知对方,有时候,还会骗了自己。

你不愿意种花。你说,我不愿看见它,一点点凋落;是的,为了避免结束,你避免了一切开始。顾城写的是不愿意,我却似乎读出若隐若现的不能、不敢,还有不能承认也不敢否认的不甘心。最不愿的,也许还不是目送花的凋落,而是守着不会开的花任凭年轻的心渐渐凋落。不管是哪一种不愿,我不信一切的开始可以被避免。我们没那么理性,没那么洒脱,尤其爱情面前。从开始意识到爱情的一瞬,一切早已开始。

因为我倾听过她的哀怨,唏嘘,甚至沉默,还因为,她是我的玫瑰。小王子终于说出这句时,身边有五千朵一模一样的玫瑰,而这世上唯一不同的那朵,却遥不可及,她在他离开了很久的b612小行星上。

暗恋从来都不能美得纯粹,矛盾、纠结、疼痛、悲哀亦是暗恋的成分。

我不知道爱情是什么,姑且当它是下不了定义的奢侈品。假如爱情来过,我猜它的滋味是怡人的酸甜后透出隐隐苦涩,再回味时又是淡然而纯净的甘美。

南开新闻网讯(学生记者 庞莹)三月的头几天,阳光浅浅的,墙上地上四处恣意涂抹。走在阳光里,独行的影子像在空白稿纸上行进的墨迹,可是一回头,分明一个字也没有。有的故事,还在等待主人公终于自己落笔的一刻。

这样的季节,嗅到恋爱的气息是多自然的事。待放的花小心收敛起它的羽翼,而香是掩不住的,哪怕被凝在花心深处。气温到了刚刚好的时候,一切防备便成了虚设,花朵不觉间就任其心底的郁香挥发。待到花开好,花季已在告别。凋零就是从绽放的一瞬开始的。初恋这件小事,等你发现时,它已经发生了,甚至,结束了。

但我想暗恋是青春中的最美。